自去年11月以来,再通胀一直是推高股票估值的主要投资主题。

  “虽然近期的经济数据表现并不支持大市,但亚洲市场目前的基本面因素是近五年的最好水平,企业盈利增长持续改善,尤其是一些对经济周期较敏感的股票板块,比如能源、原材料等。”贝莱德亚洲及环球新兴市场股票团队主管施安祖(Andrew Swan)在6月5日的记者会上表示。

  他指出,今年第一季度亚洲股票盈利水平同比增长超过25%,而以美元计价的亚洲股市上涨的幅度大约为20%,这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佳表现。但亚洲整体股价升幅反映了企业盈利改善的情况,估值水平并没有明显膨胀,仍然处于合理水平。

  “国际投资者在过去五年对亚洲市场维持低配,其间亚洲上市公司的盈利并无任何增长,相信随着它们对中国及印度等国企业盈利稳定性的信心在下半年增加,未来对亚洲市场的投资仓位仍有增加的空间。”他坦言。

  同时,先机环球投资亚洲股票团队主管关睿博表示,亚洲股票较美股的估值仍有较大折扣,以MSCI亚洲指数为例,目前市账率为1.7倍,远远落后于标普500指数的3.1倍市账率,这意味着估值便宜令亚洲股票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减持IT 看好旧经济

  今年以来,高科技股票涨势如虹,在数个科网股巨头的拉动下,美股屡创新高。同时,香港上市的腾讯股价亦节节攀升,今年迄今为止的升幅逾42%,大幅跑赢同期恒生指数不到18%的涨幅。

  然而,施安祖认为,目前科技股估值已大幅领先基本面,过去六个月的盈利增长仅约25%,股价却飙升了近35%,从而令估值变得昂贵,“虽然很多投资者对新科技带来的发展机会十分乐观,但我们认为还为时过早,因此贝莱德已转为减持科技股等新经济股,尽管近期这类股票的升幅很可观,减持是一个十分困难的决定。”

  事实上, 他管理的贝莱德亚洲巨龙基金中IT股票的占比约25%,仍然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板块。相比之下,MSCI亚洲(日本除外)指数中这类股票的比重达到29%。其中,该基金的前十大持仓股包括三星电子、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等,分别占比为6.78%、6.08%、3.18%。

  同时,他指出,旧经济中的原材料板块,虽然过去六个月的盈利增长达到30%,而股价的涨幅仅为6%,“显然这样的估值反映市场担忧这些旧经济类股票的反弹不可持续,相反,我们对新经济股票的高昂估值表示担忧。”

  他续称,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的汇率相比去年的高位下跌了约6%,而历史数据显示,美元走势与新兴市场股票的走势有很强的负相关。因此,美元升势的放缓将有利于亚洲在内的新兴市场股票。

  重仓中国、印度、印尼债市

  过去数年,亚洲债券由于投资收益高、违约风险低受到全球投资者的追捧。

  贝莱德亚洲信贷团队主管赛思(Neeraj Seth)指出,目前亚洲市场主权和企业基本因素仍然向好,加上技术性因素,即使在风险调整的基础下,亚洲固定收益类资产的估值仍然十分具有吸引力。

  他认为,目前中国境内债券市场的规模超过60万亿元,但绝大部分涉及国企或国企关联企业,真正的私营企业的占比不到10%,未来这部分企业的发债成本将有明显的分化。

  截至今年5月11日,他负责的贝莱德亚洲老虎基金中国市场的占比达到43%,位列第一。今年以来,该债券基金的回报为3.86%。他透露,目前主要重仓中国、印度、印尼三个主要亚洲国家的债券,包括美元及当地货币计价债券。

精 彩 推 荐

特朗普即将迈出彻底清洗美联储的第一步

欧洲央行来袭欧元多头悬了?看看这三家投行怎么说

苹果年度开发者大会开幕 新款iMac等新品现身

主权基金减少债券持仓 加码全球房地产

与众不同的投机赌徒:如何从暴跌中生还?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